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掌阅中文 -> 历史军事 -> 灰塔的黎明

第七章 穿梭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门是一种比喻,一种指代,在魔法的语境里,它可以是一面镜子,一片湖泊,一团黑暗,或是熊熊燃烧将人吞没的火焰。起司要施展的法术本质上并无不同,无非是借助了炼金骰子的变化性,利用了一般施法者不容易利用的媒介,岩石和泥土。
听起来有些怪异?岩石和泥土怎么能够作为门扉呢?它们当然可以,因为它们可以掩埋事物,就如一些从坟冢中诞生的怪物可以在不同坟冢中来去,在剑七的故乡也有能够利用土地来移动的传说。起司要做的,甚至还没有那么夸张。
开门的法术本质上是一种穿梭巫术,它的原理在于连通两个在常理中不关联的地方,施法者借由某种媒介或关联性,省略其中的过程直接达到穿梭的目的。
例如榕树的树洞,那些巨大古老树木之间的开口常会作为通往其它地方的自然通道,如果孩子跑进其中玩耍,很容易消失不见。起司最初也想过以穿梭作为自己研究的方向,如果他能成为随意来往世界各个维度与角落的自由行者,那他当然也算是掌握了这个世界的某种本质,某种真理。
但他很早就放弃了这个想法,不是因为现在的研究方向更合适,而是因为穿梭法术的研究同样是危险重重的。这个世界上不存在绝对安全的穿梭,如果一定有的话,那就是用自己的脚走出来的移动轨迹。那些自认是穿梭法师大师的人,最后往往也会死在他们的穿梭之中,就像走夜路不慎掉落水中的醉汉,再也浮不上来。
因此,在前方负责打开通路的起司移动的非常小心,他用骰子作为破开壁垒的尖峰,用身体作为重开阻碍的撞车,以魔力维持通道的存续。可即便如此,这种分割也如同水中的礁石一样,只能暂时将周围的泥沙分开,到不远处它们就会重新聚拢。
如果是在万法,起司还能尝试让这条通道存在更长些时候,离开那座法师之城确实会让施法者产生很强的挫败感,即使他知道这种无力并不是自己的原因。美好的环境是一种优势,有时也会成为慢性毒药,太过于沉浸其中,不是好事。
对于尤尼和聘威来说,他们只看到起司在用骰子画了几下后就消失不见,好像前面的岩石都是假的一样。两人牢记着灰袍的嘱咐,不敢有丝毫迟疑,先后冲向起司消失的地方。
那感觉很微妙,你撞上石头,面部却没有想象中的疼痛,只是有种往压的很死的沙子里钻的感觉,艰难而晦涩,可还是能够勉强通过。
尤尼是第二个进入通道的,他手里紧紧握着黎明之息,不敢想象如果让它遗失在这里会发生什么。这盏神奇提灯所散发的光芒照亮了无光的隧道,让学徒可以看到前方那个隐隐约约的背影,准确的说,是一个徽记。
那徽记的内容是披着灰色长袍的老鼠,它一手提灯,一手骰子,双眼被兜帽遮住,但隐隐中隐隐闪动着令人不安的光彩。这徽记大体与起司长袍上的一致,只是更加富有活力,不像是绣上去的图桉,更像是彩色的投影,它甚至还会对着尤尼招手示意他加速。
学徒不确定自己看到的是幻觉还是真实,应该说,在塌方的泥土中穿行,这本身就已经远离常识。在这种超现实的环境中,人很容易迷失,犹豫,混乱和踌躇,它们有时能救你一命,有时却会让你永远错失良机。
相信自己的感受,用理智思考,用逻辑选择。起司经常挂在嘴边的话提醒了尤尼,年轻的学徒死死盯着老师的徽记,不论周围的压力强弱,他心里只有一个目标,追上去,用手去触碰那个徽记,那是他现在仅有的目标。徽记,越来越近,他快要抓到它了。
“抓住…了。”尤尼伸手朝着那个徽记一抓,可徽记却闪向一边。紧接着,他的身体一轻,腋下被有力的手掌拖住,整个人顺时针转了九十度。
原来是起司停下了脚步,转身抱住了自己的学徒,防止他直接撞到背上。而且,将尤尼放到一旁,也是为了给第三个出来的聘威留出空间,半恶魔扛着行礼,表情严肃的走出砂石。
“做的不错,但下一次要努力同时注意到周围的环境。”起司摸了摸学徒的头发,从他手中拿回黎明之息。
灰袍说的没错,周遭的景物已经不再是岩石之内,而是另一处较为空旷潮湿的山洞,当然和万法的隧道比起来,它或许只能称之为甬道。在这狭窄的甬道中,三人再次听见了熟悉的雨声,现在这是个好消息。
“看来我们很接近出口了。刚才的穿梭还省去了高度问题。”起司摸了摸下巴,然后朝着雨声走去。甬道的墙壁上早已看不出人工的痕迹,这里离自然太近,留存下来的东西不会太久存在。那些被风吹进来的树叶已经腐化成薄薄的泥土,想必再过几年,这里也许就会被树根所遮蔽。
出口,确实就在不远处,一个勉强能看出来的水槽连通着几乎被完全堵塞的排水沟,不必问就知道早已失去功效,真正没有让这里被淹没的,是倾斜的角度。
起司打着提灯向外走去,此时应该是上午,可天空却和午夜一样压抑,暴雨没有减少或停下的痕迹,依然我行我素的吼叫着。直接走出去未尝不可,老实说如此暴雨,不可能有什么雨具能够真的起到作用,衣服甚至都可谓是多余的,极端一点来说,不穿会比较好,就当是在陆地上游泳。
起司吸了口气,缓慢的吐了出去,气团在空中凝聚,飘到雨线之间,它略微遮挡了一秒,雨水在气团中稍有迟钝,接着就被更多的水滴击碎。
从表情来看,灰袍的尝试失败了,用纯粹的法术来遮挡暴雨是难以做到的。那些可以在雨中滴水不沾的法术也有它们的局限。
“我们的行礼里应该有一些带有机械结构的雨具,但如果不想它们损坏的话,我建议直接出去。这两根给你们,当手杖,两条腿在这样的环境里并不适合跋涉。”
起司走回两人身边,手里拿着不知从哪里弄来的三根木棍,一根长两根短,长的那根到起司的下巴,短的也能到他的腰。他将短木杖递给尤尼和聘威,自己熟练的将黎明之息挂在长木杖的顶端,然后转身毅然走入了雨幕里。
“这世上有很多法师,你的老师,嗯,是独特的一个。”聘威有些无奈的对尤尼说,跟学徒一起追了上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