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掌阅中文 -> 其他小说 -> 联盟之冠军主教

249章 你俩配合不行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就像所有的倾听最终都变成排斥一样,春季赛还身为二队辅助的Ley,只要小明坐稳一队首发一天,他就是没有出头之日。
于是,在转会期窗口,Ley去了SS。
他以为他的价值被人看重,他振奋, 直到过了一段时间,他才从领队某次吹牛打屁的闲聊里得知,之所以他的合同能被转让,只是因为左经理知道他在King待过,又充当了一整个春季赛RNG的陪练。
没错。
左经理觉得有价值的地方跟RNG现役首发选手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能跟香锅打进LPL,能跟无心搭档,在Mata身边当过替补,打过这么多场比赛, 应该有系统性的指挥经验吧?小伙子看着实力也还行。”
今天的流量前所未有的高。
无论从规模还是往日的荣耀来看, 都当得起腾竞提供的7点黄金档。
镜头切到泉水。
Ley快速的买好装备,点出站位安排。
他很想在小明面前表现自己。
如果不是竞争关系的话,他会佩服小明,只可惜他们的管理层最青睐的不是他,他不过是“小明”的替代品,味道和“出身”最正的那一个。
左雾已经不那么后悔没留住秦明,因为双方对于报价的预期存在巨大差异,SS养不起,只能好聚好散,但左雾很后悔小明的合同签太短(虽然当初他不看好一个次级联赛才打了半年的辅助)。
韩援可以一年一签, 那是因为“洋人”,对外, 本土哪有这个说法,如果流动性太强,大家还怎么“用心”培养选手?
悔之晚矣。
真的。
他都不后悔水晶离开,但SS真的缺少指挥, 是失去之后才知道Doinb加小明的临场决策价值在哪——
中后期打不出流畅的进攻, 拿到大龙做事成功率低, 包括转线损失兵线,越来越多的事实告诉左雾,队伍没有主心骨。
可想而知,夏季赛打得这么差,Ley的首发很不稳。
他指挥不动,他也没有用实力和决策折服过谁。
俱乐部对他的耐心越来越少。
Ley知道是合同拯救了他跟Ohq的职业生涯,虽然这有点好笑。
“两边都比较注意,SS给了2个进攻眼。”
和观众想的不同,RNG对开野位置的排查比较保守,SS反倒高举旗帜入过河道,踏入RNG野区做些小动作。
当然,RNG对先期饰品眼的保守只是为了对线抢二的防御,而SS的目的只是为了让Sofm刷的爽。
Sofm用凯隐打过训练赛,他觉得这英雄灵活的跑图能力很契合他。
“SS应该能猜到纳尔在帮巨魔打红,圣枪哥先上线,RNG双人路在阴。”
下路兵线还未汇聚。
Ohq从线上过来,Ley刚要汇到前排兵位置垫刀, 下意识等了一下让卡莉斯塔身位与之持平。
“Able偷点一下,带着小明后退。”
RNG展现了他们的小手段, 如果下辅站位失衡, 小炮就能挂花火A两下。
不过Ley很清楚他对面是什么样的人物,有点谨慎。
试探过后,垫刀、压位置,丢眼占前草,知道宝石没技能,洛自然要上嘴脸。
在这个过程里,Ley始终观察着走位重心,可Able没有给到卡莉斯塔平A空隙之外,洛W能抬的时机。
RNG稍退。
中路小虎基本复刻那天兮夜岩雀打飞机的操作,不停的越过前排兵靠石穿透后排兵蹭血,这让姿态不得不缩在塔前,他可没接到Sofm要求换状态的信号。
抢到2的Ohq普攻向前一个QE。Q空了,E撕裂残血兵刷新。
没耗到血但吸引小兵的Ohq退回兵堆,Ley继续给压力,小炮只好EA蹭刀。
到了2级。
SS下路收敛一些。
但小炮这个英雄不好控尾刀的另一个角度就是推线速度不错,当火花效果蹭到Ohq,他下意识的回敬Q接普攻残血兵交E刷新。
小炮四分之三血,它接近满血,但在小明眼里,它“弱势”了。
说起来,此君虽然被骂水货,但仅有的几点高光就是对卡莉斯塔E技能运用不错,拉身位蹭血量比较丝滑,但这人跟搭档实在没什么默契,Ley又不会韩语,两人最大的问题就是沟通不会那么及时,每把都有小毛病填补不上。
Q出手的瞬间,Ohq就有点后悔。
小炮W踩脸,身上挂着宝石炫光,Ohq想的是退,被A几下能吸回来,但Ley觉得换血小劣,能给打野创造机会。Sofm是F6起手,正在打石甲虫。
不同的想法构造的画面就是,当卡莉斯塔借着被动后跳半步,小炮落在身前,花火挂上,洛W抬飞小炮,被宝石炫光控住。
“洛洛洛!”
小明可是知道洛2级点的Q,位移一交,又是合夹,贴近洛就是哐哐2下附带被动的普攻,Ohq看到辅助上了,不好意思卖,只得插矛掩护。
“洛半血,还要追,Ohq一个E减速,Able只能进草拉掉小兵仇恨。”
泽元不解:“啊?2级没打过吗?洛被逼了血瓶?我还以为小炮起码三级才能扳扳手腕。”
强冲卡莉斯塔,一不小心就会被风筝,可这波打完,小炮能回推,且兵线在往蓝方过来的途中,Sofm回家没打算控下河蟹。
凯隐三组野刷空,补个散件,再去上半部,明显打算第二轮刷的更久,是一路刷到6再回第二波的节奏。
也就是说,SS下路将迎来一段没有打野的真空期。
卡莉斯塔换血上的不谨慎加上洛的错误掩护导致RNG有机会囤线。
Able摸清了对面大概的风格,小明呼救香锅。
3分17秒。
巨魔绕背,看准落位柱子一顶,在卡莉斯塔身后给到减速buff,紧跟着小明开E,Ley为了掩护,抬住宝石,自己吃控。
巨魔大步杀向塔底,Ley被A了2下,再E回卡莉斯塔身边,小明出塔换防,Able跳跃踩脸,滑不动的Ohq保不住,巨魔跟上一口咬,火花炸开,火箭跳跃刷新,W出塔,香锅来顶。
“引燃烫,小炮杀掉洛,Ohq很想换,但这个虚弱让他拔不出来啊!”
4发拔矛的伤害只打掉巨魔一格半血,借着被动和领域加速,香锅残血撤出,开场第一攻,本该是卡莉斯塔推线的SS城门失火,惨死塔下。
0:2。
Able吃下双杀,美滋滋的补出吸血鬼节杖加草鞋。
野区方面,Sofm上半部刷干净,先入石甲虫,再回头河蟹,4分15秒,7组野在手,此时香锅正在吃三狼。
在秦明看来,Sofm这凯隐的拉野还是不够极限,否则还能挤出10来秒的时间。
可即便如此。
在Sofm打算等F6刷新开E路过中路时,小虎非但不退,反而一个石突,把走位骚动的飞机抬回来耗了一套。
花了点时间逼退岩雀。
却见小虎始终贴着下侧,Sofm心里一咯噔,隔墙插眼,巨魔果然在啃他的小鸟!
不能忍。
岩雀没技能,Sofm贴过去一个W减速,Q到空地吃进去2个小的,正欲跟香锅拼大鸟的归属,河道冲出来一个宝石。
“柱子顶飞,小明给炫光被E躲过,Sofm还要回头。”
Sofm风骚穿柱子借着短暂的加速进墙,没被巨魔近身附带的炫光晕住。
大鸟没了!
很气。
土匪熘去吃石甲虫,小明回线掩护推一波,帮Able回了口血,然后带着小炮吃蛤蟆。
这是秦明专门为Sofm设计的路线盯防。
看似没用大量的眼位布控,但和挤压式的联防没啥区别。
这把,RNG完全不用担心线上来人出现变数。
“探照果实看见小炮吃了蛤蟆,Sofm只能去上半部刷。”
凯隐吃空上半部,刚要行动,Letme回身,虽然有预警,但Sofm开E穿了一路的墙来到石甲虫,就是要当面偷食。
夹击这种事,Sofm不是很怕。
他一向喜欢刀尖跳舞,喜欢那种对手来逮却逮不死他的感觉。
作为极具代表性的打野选手,他从不避讳自己是一位熟记野怪刷新点的规划派,无论多复杂,他都能记住,要知道,野怪刷新信息混杂着大量的对线、视野信息,他总是在快速更新对自己有益的刷法。
且自从没有秦明管他之后,他把这点发扬光大,更不喜欢亏发育做事了,这使得SS第一条小龙控制率非常低,全联赛倒数。
更重要的是,Chief根据GT时的执教经验,有意把Sofm往上抬,那作为唯一的节奏核心,又喜欢没“事”做的时候才去帮,倾向偏被动,那他的组织力度自然很弱,毕竟花在线上的时间少了吗。
纳尔跟巨魔适时的出现在Sofm的视野内。
拜拜。
当面惩掉大的,一个Q穿墙而过,凯隐就是可以这么骚。
就在Sofm觉得自己不可能死的时候,香锅闪现跟位置,一个柱子顶到接WQ,追着啃,他还是不觉得会出事。
“急了急了,能打。”
比起去年,Sofm中文水平大涨。
知道自己能在LPL好好待下去后,没了那种小心翼翼随便被“遣返”的焦虑,他自然越加拥抱中国联盟市场。
“我能到!”姿态大吼。
得到上中反馈,Sofm反手W减速,往墙边走,不急着交闪。
“姿态在拐角被小虎逮住,一个石突逼出W,上面,科加斯迈着沉重的身躯,一个Q击飞。”
Letme从石甲虫通道过来,跳到正面阻拦,紧跟着,巨魔身上亮起护盾链接的星芒,Sofm这才发觉宝石过来,立马Q穿到大龙坑,没走到坑口就被先到一步的岩雀围住。
!!!
Sofm骂骂咧咧的交闪往上路跑,但纳尔恰逢其会的跟闪回旋镖,灵动凯隐惨死在石穿之下。
“RNG这联动做得太好了,Flandre为了掩护,自己也捐了进去。”
这样的野区防护力度,撞得Sofm一头包。
F6、蛤蟆、石甲虫,RNG一边用刷新点驱赶凯隐落到该落的区域,一边又借着线权影响SS的支援速度。
Sofm嘀嘀咕咕的抱怨,用的越南话。每次甩锅他都喜欢用家乡语言念叨,这样队友就不知道他在念什么。
“到不了喊什么,早闪早Q,最多亏技能,现在倒好,什么都给了。”
明明心里一百个不愿相信姿态能支援到位,可每次他这么喊,总是让Sofm有点侥幸。
Sofm很贪。
如果可以,他确实把技能捏得很稳,有时候这是优点,有时候会成为破绽。
随后。
Sofm被迫重新调整路线,赶在下路有线权,岩雀回家中路推过去时,吃掉F6,放弃石甲虫,等了2秒,三狼刷新,接着偷红控下河蟹,蓝buff刷新。
可因为Sofm要补回领先的刷野数,下路自然遭重。
这很好猜。
只是Sofm不想浪费时间扶一把下路。
拿的阵容就吃发育,且下半部开战不是SS的强项。
类似于这种牺牲和交换,随时随地的发生在峡谷。
毕竟像卡萨、厂长那种自带防守体系的打野,只需要线上有一定水平,就能当好保护伞把战队带到联赛前列的防御力度可太吃意识和换图思考的能力——前十五分钟经济维持区域,很难落到2-3K的数值。越往下越吃力。
相比这种风格,其他队伍还是追求视野呼应来防gank,典型的就是安掌门,这丫之所以坐了冷水机后又焕发新生,跟Edgar越来越有效的视野布控分不开。
这种方式只需要大量跑动的经验,什么时候该站,什么时候动,以及如何轮转使得付出尽量少的代价就能卡住预定区域,让对手很难对线上产生额外压力,可不是什么常规训练就能吃透。
所以。
除了有雷达强行开透视,防守方面很少有立竿见影的队伍。包括三星,都是一点一点的上升,而不是S7一整年它都有那个强度,甚至换个对手,都得临时调整眼位布控,不然三星用得着打什么冒泡赛,它的致命弱点就是中野打法弱了,把把劣势开局,视野经济还会挤压装备节点。
相较这两种较极端的地图控制——一个太吃天赋,一个视野怪胎,RNG现在展露出来的多方联动来作为反入侵屏障,却是相对好学一点。
没那么吃天赋,没那么吃视野,不过基础是很看重兵线把控,起码要能掌握2波兵的动向才能达到对某个区域的短暂掌握。
而拿到优势后,RNG启动的进攻手段就很粗暴了。
或者说,无需太过细腻。
巨魔在哪,哪儿的视野就被清除,借着排三角草、小炮挂E磨塔,好不容易等到新的一波兵线过来,Ohq刚A死一个兵,中路消失,巨魔突然从线上出现,开着W加速,一个柱子极限减速,小炮跳跃,小明给E,来了个配合。
小炮加宝石不那么好触发炫光,但加上巨魔就不一样了。
跟观众想象的没啥英雄只能掏巨魔不同,秦明要求他的队员们练过多套以巨魔柱子进行衔接的阵地拉扯。
“石墙过来,Ley只能卖,巨魔回头控小龙,下一塔再吃一轮消耗,已经不到半血,RNG可以等岩雀下个大招,四人强拆,在10分钟前转到上半部。”
泽元接话,“小炮这英雄,你给它有磨塔的机会,那就太爽了,我估计SS下路再被打残,都不用队友靠,Able跟小明都能拔掉,当然,靠是最稳妥的施压,也不急嘛。”
姿态收下蓝。
Sofm开E穿墙,控下己方的红,哪怕被抓死一次,8分半不到就已经拉开5组野的差距,压了香锅22刀,可想而知,不去针对这个凯隐,香锅必须花大量时间处理野怪,却同样追不上凯隐的效率。
RNG下路先升6,同样的囤线,小明去到三角草排视野,姿态预警岩雀在速推。
Flandre以为这一切都跟上路无关。
他这把还挺和平,纳尔过来换血,他玩个大虫子又不怕。
上路兵线过来。
下路双人组让塔。
Flandre刚出Q补残血兵,纳尔走位前压,河道出现石墙。
就像秦明说得那样,Flandre遇到被囤线时的处理,很少很少先站到空地看看风向,哪怕打野不在附近,他都要尝试把线吃了。
“大虫子闪过石墙撤到塔后,线顶进去,柱子减速,基本走不掉了。”
泽元感叹着这把RNG中野无处不在。
但最大的原因还是姿态跟Sofm没啥默契,一个跑图范围太大,一个跑位范围太小,导致哪里都不好照顾。
Chief教练选择了最影响边路环境的方式来调整这支SS,偏偏下路对位它稳不住。
而就在上路发生碰撞的时候,按理来说,下路不该发生战斗,但第一次吃到一血塔,享受压人趣味的Able、小明,利用石甲虫草丛和兵线的送入玩了一波跳脸。
小炮凶勐起跳,头顶落着无敌光辉。
“洛W抬飞,小炮马上无敌,SS不敢输出伤害,洛E走,小炮跟闪,它在没有兵线的情况下要越二塔!”
Able闪现A出第三下,卡莉斯塔精灵球,宝石奶一口,小炮刚吃第一下塔,进入无敌状态,跟Ohq皇城PK。
“洛击飞、开大魅惑,Able给到虚弱,洛被挂引燃,血量不多,熘回Ohq身边,小炮这个R推到2个,喔,洛,洛这都没死?”记得惊呼,“30血不到,有点运气。”
Able鼠标顿了一下。
Ley则满脸侥幸。
要不是他Q中吃了点回复,以及Ohq减半效果的治疗,他就捐了。
好在,RNG花了这么多技能,他没亏什么,Ohq则是对于小炮无敌消失之后,一个大推走两个不给任何反打机会,有点失望。
另外。
这样的“问候”,有点冒犯人。
观众都惊讶,“Able都能打得这么凶?二塔都想杀?!”
“先锋40秒,现在回家,别拖。”
香锅发出提醒。
“逼人出来守,我们随便打。”
“攻下吧,下路能撞高地。”
先锋一吃,Sofm开E探位置,看着很皮,目睹着RNG集合上塔,却没放先锋。
紧跟着岩雀回中线,纳尔回城出现在下路。
“你们来守,小心巨魔。”
Flandre被迫换防,以为RNG重心在上。
这局,中野给的压力让Ohq颜面无存,连续几个回合,他一个卡莉斯塔只能在对面防守的时候握有推线权——
实打实的装备差距,让他感到棘手。
Ohq往上塔、上河道,RNG红区路口等位置给信号,不让对面推的太轻松,然后下路传来噩耗。
“野辅都在下,巨魔R我,我有点脆。”沉默一会,“高地要守。”
Ley看着小炮顶完线后撤,觉得有被愚弄。
泽元笑着说上一句:“SS视野太差了,根本不知道RNG在做什么。那这样,大虫子被三人抓死,先锋放出,巨魔拆塔的速度也很快。”
手里快速挥舞着大棒子。
先锋一头攒掉二塔,挪动着脚步做出再撞的姿势。
“SS分人回来守,RNG中下推中,知道你正面去了三个。”
好不容易守完高,跟着转中过来的洛刚要往F6营地插眼,差点被侧翼的柱子跟正面的石突抬回去,E技能匆忙逃脱。
“这推塔节奏有点难挡。”
“Sofm还在刷,14分钟102刀,但还是没能量变身。”
弹幕开始质疑这一手凯隐选出来有什么用。
毫无疑问,凯隐需要变身,需要频繁找人蹭伤害的机制就注定了它的局限——
大家都在想办法隐藏位置,玩凯隐倒好,生怕暴露太少。
哪怕要玩,起码线上得有足够的威慑,因为凯隐能给到的反蹲保护很弱。
双方围绕中塔拉锯。
纳尔下路爽带,当柱子跟石突又一次的配合打残洛之后,双AD守塔很是尴尬,别看飞机清线快,可它吃不住这种强度的b只需要挤出一点空间给小炮挂E磨塔就行。
“中塔马上掉,凯隐尝试抓下,可纳尔不好杀,两人都没什么爆发。”泽元笑道:“Letme还要反打,躲个科加斯的Q回头追着A,凯隐钻墙跑。”
变大的纳尔雄赳赳的站在高地口。
巨魔柱子提高岩雀技能压迫的套路打得SS异常难受,他们同样存在开不起来和开起来打不过的窘境。
撒石阵让洛的进场选择变少。
当SS真的决定在中二塔处打的时候,Ohq稍显激进的走位葬送了这一切。
他急了。
“凯隐在侧翼,飞机带着炸药包,大虫子顶在最前面。”
记得刚要说要打正面团,卡莉斯塔一个滑步向前,收起精灵球,小虎石突偷到位置。
卡莉斯塔瞬间下半血,交闪撤到柱子后侧,乌龙的地方在于Ley隐藏身位过来就是要打突然的袭扰,结果落点出现错误,跟最近的巨魔都差了100码,导致洛不得不R闪进场。
“洛魅惑了三个,飞机瓦尔基里俯冲在人群中间穿过,可Able提前跳到后侧,没有吃到控制!”
Letme传送正面,宝石已经落大,只是飞机这个W让本来聚拢的人群分散;
钻进墙的Sofm密切观察着阵型,然后他冲到左侧,去找岩雀。
“小虎闪回光辉领域,巨魔吸大,它很肉。”
“姿态很尴尬,他打不过小炮,Able还能输出,大虫子顶不太住——Ohq被秒了!”
飞机本以为自己是英雄,结果洛大招不够快,给了小炮反应时间,紧跟着Able敲掉飞机半血,逼出闪现、W,同时迅速前压,A了几下前排。
“看我,看AD。”
在这样的团战里,Able依旧冷静的听到小明的呼声。
画面里。
小炮突然闪现绕开前排,配合宝石的E闪引燃,AAR带走卡莉斯塔,而当AD被处理之后,Ley被逼出战场,他找不到再进入的机会。
“Sofm走位扭掉石突,Q回压交大,等无敌结束,配合大招的伤害AQ杀掉岩雀,但很可惜的是,他身边只剩下一个上单,它是大虫子,是个肉,它帮不了什么。”
Letme落地没赶上好机会,A了2下凯隐,团战已经结束,最终,Sofm钻F6墙吃到平A落到营地,被小炮跳死。
寄。
一个十九分钟变身的红凯,一个全程守塔的卡莉斯塔,完全没有翻盘的希望。
到了第二把。
秦明锁死卡莉斯塔,看看SS还有什么新东西,却只看见Ohq选了寒冰。
没有新东西了。
全是老一套。
已经直面感受差距,或者说打出信心的Able,拿出弱势的大嘴,搭配璐璐,4分钟完成线杀。
“璐璐大嘴都敢放的呀?”
弹幕一片迷惑。
可Chief真的不知道ban位哪里够。
姿态拿发条小压加里奥,却阻挡不了小虎跟着香锅帮下。
面对RNG,不作为就是会难受,这一点,SSG很有体会。
唰。
一个杀不死,2件套就开始接过大旗的炮台诞生了。
香炉赋予了AD更快接手比赛的强度和容错,再也不用担心AD吃太多经济瞬间暴毙,哪怕走位激进点,都很难出现无法挽回的错误。
而事实上,大嘴只需要吃线然后借着W的射程慢慢磨中,就足以让SS失去所有反抗。
再说得残忍一点,一个对线期拿到优势的大嘴根本不是Ohq这样的人能与之匹配,当丝滑走A砍下四杀,31分钟9-2-5,输出完爆寒冰不过是常规操作。
连续两把,AD伤害都拉出近2万的差距。
“打得好啊,志春。”
秦明拍拍他瘦弱的肩膀,带有鼓励性质的夸赞。
越过OMG、WE,轻取SS,碾压迷失的VG,RNG在B组掀起了一波连胜,然后站到了JDG面前。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