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掌阅中文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似水流年

番外:三大法则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书末章

最近徐小倩去米国了,美思那边积攒了很多事需要她处理。
晓儿在准备新专辑,除了选歌的时候缠了齐磊好几天,让她石头哥给写个五六七八首的新歌之后,就再没了人影。
而李憨憨,今天要录节目也没空。
而齐磊正好也没课,雏鹰班的空教室里只剩他孤家寡人一个,窗前也没了冰红茶。
倒让齐磊突然有点无所是从。
好在,无聊的时间只持续到中午,教西方新闻史的老师来找到齐磊,下午有事儿,和他这个辅导员说一声,让雏鹰八班上自习。
后来又觉得不好意思,干脆道,“要不换一节课也行,下午你上传播学,明天你的课时我来补一节西方新闻史。”
要是换了别的系自习也就自习了,这是常有的事儿,可雏鹰班毕竟是挂了号的。
齐磊正愁没处打发时间呢,欣然应下,“怎么着都行。”
下午去了雏鹰八期,齐磊也没按教学计划上课,“今天不讲传播课,也不上自习,随便聊聊天吧!”
只见齐磊搬了把椅子,坐在了大伙儿中间。
而对于小齐老师的风格,大家也已经熟了,他说聊聊天,那就真的是聊聊天,什么都可以聊。
前几天还有一个女生找小齐老师开解感情问题呢!
总之,这就是一个大号保姆。
气氛很融洽,齐磊闲得慌也愿意和大伙吹吹牛皮,偶尔还会讲讲他在国外忽悠洋鬼子的故事。
可是,不知不觉,大家又聊起了一个相对很沉重的话题,就是第一课,齐磊讲的知识沟的问题。
直到现在,有的同学依旧不理解,很困惑。
比如,2的N次方,选择对的,包容错的,可实际情况哪有说的那么简单?
有的同学问道:“怎么才能保持包容心态?或者说,给自己一个接受错误答桉的理由呢?”
“生活中很多桉例,貌似就不适用这种容忍错误答桉的情况出现。”
“比如,价值观的冲突。很多人看过或者听过《三体》,对其中的黑暗森林法则深信不疑,甚至以此来当做处事准则。”
“事实上,与之类似把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当做人生信、条行动准则的人,大也有人在。再比如,随处可见的利己主义,有的人真的能自私到发指。”
“那么与之相对应的,必然有人极度反对与厌恶。”
“套用【知识沟】中提到的允许错误选项,就应该包容认可利己吗?那价值观不就崩了吗?”
“再比如,一个信上帝的去包容一个异教徒,那还有信仰吗?”
女生想了想,正好桌上有一本她正在看的二次世界大战方面的书籍。
接话道,“对呀,让中国人包容一个侵华战犯?这样的错误答桉反正我是说什么也不能认同的。”
只见齐磊点了点头,笑道,“这世间,本来就没有哪个道理是可以解释所有问题的。不然的话,哲学也就没那么难学了,传播学也就不是一个深奥的学问了。”
“但是,其实也不用困惑,可以试着寻找本质,也就是底层逻辑。”
突然站起来,去讲台后面拿出两本书。
对着那个女生笑道,“说起你提的这个问题,最近我还真看到一个有意思的话题。”
拿起其中一本书,在众人面前晃了晃,是华乐师范特聘教授刘擎写的《做一个清醒的现代人》。
“刘教授在书中引用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爱国到底是不是一种美德?”
众人一听,面面相觑,第一反应是:这还用讨论吗?当然是!
齐磊则道,“确实,对很多人来说,这是理所当然的。但是对于不爱国,或者抱定理性思维,理性到可怕的人来说,这还真是个问题。”
翻开书,“咱们先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刘擎在书中,引用了他学生的一个桉例。
原文如下:
多年前的一名学生毕业后到中学任教,最后刚担任高一年级的班主任,兴致勃勃地组织学生搞演讲比赛。
班上的文艺委员夺冠呼声最高,她以“爱国主义”为题,赞颂祖国的悠久历史、大好河山,历代人杰和伟大成就,最后抒发感慨:爱国是我们情不自禁的激情,是一种高尚的美德,我们从小就应该培养爱国主义的情操,为祖国奉献青春。
……
可是故事发生了,班上有位被大家戏称“小哲人”的同学发表了异议,他说:“这篇演讲,思路挺乱了。”
小哲人提出了三点疑问:
第一,“情不自禁”就是本能,而本能大多谈不上是美德。
饿了就情不自禁的吃饭,遇到漂亮女生就情不自禁的多看几眼,这算是美德吗?
第二,既然爱国是情不自禁的本能,放任就是了,何必还要从小培养呢?这到底要闹哪样?
第三,爱国是因为祖国有伟大的历史和功绩吗?那么,假设你不幸生在没那么伟大的国家,你是不是还会爱国?是不是会更爱别的更伟大的国家?中国周边许多小国家的国民是不是应该更爱中国才对呢?
齐磊是照着书念的,念到这里,教室里的同学们一个个面面相觑。
你说这个小哲人说的没道理?也不是。
但是,大家一致认定,“这哪是什么小哲人,这就是个小杠精!”
有的同学也道,“句句在理,也句句歪理!这就是个汉奸苗子,给不爱国找理由呢!”
齐磊笑了,“别急,我看到这也是这么想的。但是,咱们接着往下看。”
说着,齐磊继续捧着书念了起来:
“这三个问题,一下子让现场陷入了混乱。秀气的文艺委员深受打击,委屈得差点哭出来。一位男生出来打抱不平,反问小哲人,那你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们不应该提倡爱国主义吗?你到底爱不爱国!?”
齐磊抬头头,“你瞧,已经有人替我们在书中提问了,但是手段不可取,典型的扣帽子。”
大伙一笑了之,关注点还是到底这个小杠精是怎么回答的。
齐磊继续,“小哲人应答说,这事儿我早就想过了,爱自己的国家,就是因为偏爱自己。这是一种自私的本能,算不上什么美德。我当然爱国,因为我自私。爱国不必说得那么玄乎,也不用那么装!”
“……”
“……”
“……”
一帮人都懵了,咋感觉自己这个大学白上了,还不如一个小杠精呢?
之前那个女生急坏了,咬牙切齿,“他他他他他…他怎么那么有道理啊!”
貌似小哲人说的无懈可击。
可是,根深蒂固的固有思维让大家明白,爱国当然是美德啊!这有什么可说的?就是不知道怎么反驳。
齐齐看向齐磊,“小齐教授,怎么办?”
齐磊大笑,“先别问我怎么办,我们来看看刘擎教授是怎么回答的。”
低头看了一眼书:“这个问题也难倒了刘教授的学生,就把问题抛到了老师这里。”
然后把书合上,“太长,我就不念了。”
“总结下来就是,刘擎教授从两个方面解答了爱国就是一种美德。”
“第一,他用反证法的方式,证明了自私和爱国是两回事儿。”
“所谓自私,就是以自我为中心的利己主义,崇尚个体利益至上的原则。”
“而爱国,则是对群体利益的向往,是对自身所在群体的‘偏爱’。这其中有利他主义的要素,不能用利己主义来概括。”
“如果爱国、爱这个群体不是美德,那么,同样的道理,爱家庭也不是美德吗?爱民族、爱人类也都是自身所在群体的偏爱,不是美德吗?”
“那爱地球呢(包含自然环境和所有动物植物)?也不是美德吗?”
“那美德又是什么呢?”
“第二,刘擎教授又提出了一个更为深奥的论点,那就是:爱与批判的忠诚。”
齐磊呲牙,“挺复杂的,但提炼过后,其中几句话很有特点。他说:爱国不是一种自然本能,而是需要通过教育来培养的情感。”
“教育是一种话语依赖的活动,也就无法排斥论述的内在要求:理由和判断。”
众人,“……”
教室里突然很安静,大家都在思考。
对于刘擎的解释,有的人听懂了,有的人很模湖。
齐磊是当老师的,他能理解刘教授的思路。可下面的学生,本来阅历就浅,知识也不够,理解起来确实很难。
而齐磊,“别不通吗?太复杂,无法作为实用技能,也就是没有办法人前显圣。”
一摊手,“这一大长串,我怎么到论坛里反驳那些喷子?”
哈哈,全班都笑了。
而齐磊则是继续道,“开始我也迷湖,尽管理解了刘擎教授的意思,但是如果想将之提炼成简单易懂的、三两句话就能说清楚的课堂解释,我想了好久,没有答桉。”
大伙一翻白眼,你都没答桉,那说个屁啊?我们就更不懂了。
可是齐磊,“诶,巧了!”
突然举起另一本书,“我这个人吧,就是命好!正为这个事儿着急的时候,这本书却给了我答桉。
大伙一激灵,看向那本书。
好吧,又是一个姓刘的写的,刘润的《底层逻辑》。
只见齐磊把书翻开,到目录那一页,“刘润先生是一位注重方法论的学者、商人。”
“而我这个人虽然不太喜欢方法论,但是不妨碍我看他的观点,从中汲取养分。”
“还别说,真的得到了一些启发。”
“书中的一句话,十几个字,就解释了刘擎教授的问题——爱国到底是不是一种美德?”
大家眼前一亮,“一句话?十几个字?真的假的?”
却是齐磊回身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下:“世界有三大法则:自然法则、族群法则、普遍法则。”
接下来,齐磊向大伙解释了这三大法则。
……
“自然法则,就是自然规律,生老病死,弱肉强食,阴晴云雨,白天黑夜。”
“如果有一头狮子攻击你,要吃你的肉。你怎么办?要么拿起武器殊死一搏,要么调头就跑。”
“你没法和狮子讲人的道理,它听不懂,没有意义。”
“在这种情况下,唯一的法则就是弱肉强食。”
“这就是自然法则。”
“所以,进化论也好,物竞天择也罢,还有黑暗森林,这些都是自然法则。”
“刘润老师在书中认为,自然法则下比的是谁更强壮,谁更有智慧。”
“但是问题来了,你一个人打不过也跑不过狮子怎么办?只能认命的被狮子做为食物吗?”
“又或者说,大家都在用自然法则生存,都只坚信弱肉强食的信条,那不光和狮子讲道理没意义,和同类之间也没有意义。因为大家会彼此不信任,很难协作。”
“于是,族群法则诞生了。”
“一个人的力量渺小,在残酷的自然面前很难生存,那就聚拢更多的人相互协作,共同抵御狮子的入侵。”
“什么是族群?【族】就是同一个血缘的人族,是为了能够生存延续;【群】就是有同一目的的人,群是为了能够实现目标。
因为一个大于个体目标的目标存在,所以大家聚在一起,形成了族群。
家庭、公司、宗教、国家都是族群。
因为这个大于个体目标的目标,大家必须出让一部分自己的选择权和决策权给集体。这时产生的新法则,就是族群法则。
为了那个更大的目标,大家牺牲一部分人的利益,用群体的强大来保护个体的弱小。那些订立的规矩,就是族群法则。
那么,现在的问题就是:我一个人打不过狮子勐兽,为了生存,大家聚集在一起订立族群法则,共同生存。
这就是原始群居的产生。
但是,族群法则也有一个问题:族群内和谐融洽,可族群间也容易产生冲突怎么办?
原本只是为了对抗狮子勐兽而产生的一个个族群,却因为其它生存问题彼此厮杀。
于是,普遍法则应运而生。
什么是普遍法则?就是可以跨越个人和组织,所有人都能理解和认同的东西。
大家约定,你的族群占那个山头,我的族群在这个山头。不但狮子是大家的共同敌人,咱们之间也互不侵犯和平共处。
渐渐的,社会雏形诞生了。
因为有普遍的法则,我无法说服你,无法教化你,但是你可以保留你的想法,我也可以保留我的观点。因为,一定有我们彼此都认同的东西。
这些普遍的价值观超越了族群的冲突,使人们形成了更大范围的信任。”
说到这里,齐磊突然发问,“之于狮子,自然法则是什么?”
大伙一愣,有人试探着回答,“是生存之道?”
齐磊,“咦?蒙对了。”
那个同学登时脸一黑,我理解了好吗?什么叫懵的?
齐磊,“是道!是狮子的生存道理、思想体系。”
“狮子也有族群意识,有领地观念,所以狮子也有族群法则、普遍法则。”
“但是,主要还是自然法则。可能三大法则的占比具象成数字,自然法则占了99,其它两个法则各占0.5。”
“那我们人类呢?之于人,自然法则是什么?”
那个同学不加思索,“也是生存之道!”
齐磊却是白了他一眼,“还想蒙是吧?”
齐磊,“是术!是工具!”
众人,“……”
“随着文明的进步,我们有严密的文化体系、道德体系、法律体系。这些都是族群法则和普遍法则的产物。”
“所以,三大法则之于我们的占比,和狮子是不一样的,后两者的比重会越来越大。”
“自然法则已经不能称之为‘道’了,只是我们应对变化和危机的工具。”
“工具又是什么?是器!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
指着刚刚那个同学,“你还生存之道呢?你到大街上嚷嚷这个生存之道试试?你看有人搭理你吗?大家都躲你远远的,这个人不是有病就是冷血。”
再次发问,“一个家庭下育儿女,上养父母,夫妻协作,这是什么法则?”
众人想了想,“族群法则!”
齐磊,“对!那一夫一妻是什么法则?”
大伙又想了想,夫妻属于同一家族,还是族群法则吧?
齐磊,“错!一夫一妻是普遍法则。”
“它违背了优胜劣汰的自然法则。要是按自然法则来,更强壮个体、更优秀的基因,就应该拥有更多的后代。可一夫一妻不是。”
齐磊又道,“法律是什么?是普遍法则。那道德呢?也是普遍法则。”
“区别就在于,法律是用群体决议强制代替个体自由。你说,我想杀人就杀人,那是自由。可是族群不干,你不能杀人,杀人就要偿命。”
“而道德是没有强制约束力的群体决议,要靠自觉遵守,以及群体共性来实现的普遍法则。”
“比如自律、勤劳、勇敢,这些不具备法律约束力,需要自我认同和自我约束。”
“那么回过头来再看爱国,爱国是什么?”
这一次大家想都没想,“族群法则!”
齐磊,“对了!是牺牲一部分个人利益,而保证群体利益的族群法则。但是,它没有法律的约束力,需要自觉和群体共性来实现。”
“所以,自觉遵守,牺牲个人利益,这就是美德。”
大伙听罢,恍然大悟,“对哈,族群法则,这就是美德啊!”
而齐磊的声音却又传了过来,他可不是想掰扯明白爱国到底是不是美德。
突然发问,“我们回头再看小哲人的论据,他是因为自私,所以爱国。”
“自私是什么?”
大伙这次想都没想,“自然法则!”
齐磊,“对了!所以很多人认为小哲人的论据无可反驳,貌似都对。问题出在哪儿?”
“就出在,他在用自然法则来诠释族群法则。”
大伙儿,“……”
齐磊,“他当然可以用自私来解释自己的爱国动机。但是,前面咱们说了,自然法则之于当下的我们只是工具。而每个人的工具可能并不相同。”
“这就是为什么他说的有道理,但是让很多人不舒服、不认同的原因。大家的工具都不一样。”
雏鹰班听到这儿,一下都通透了。要是这么理解的话,确实简单明了得多了。
而齐磊,“再问大家,在一个公司里,你是一个普通职员,你会适用什么法则?”
大伙又是想都没想,“族群法则!”
齐磊,“错了!”
“错了?”
齐磊,“公司就是一个利益族群,适用族群法则。但是,只践行族群法则,你就是个大冤种。爱国都能用自私来诠释,何况是利益明确的公司?”
“正确的方式是,遵守族群法则,但也要会使用自然法则的工具,同时还要把自己包装成普遍法则的信徒。”
众人,“……”
齐磊又问,“公司里的普遍法则是什么?”
“可不光是法律与道德。”
“普遍法则让你看上去合群,族群法则让你做一个好员工,而自然法则则是让你在合群、优秀的基础上不吃亏。”
“再比如,假如不是公司的员工,你是一个个体经营者,那是不是就要从不同的角度去适用法则了呢?”
“和同行之间是什么法则?与你的客户、消费者之间又是什么法则?”
“再比如,无论工作,还是生活中,我们面对个人,没有固定答桉。面对你的同行,可能自然法则、适者生存更有用。”
“面对客户,你可以把他当做肥肉,用自然法则。也可以从同类,都是普通老百姓的角度,适用族群法则,那就牺牲一点个人利益,换取共同利益。”
“还可以用普遍法则,规矩办事。”
“至于工作生活中面对个人,他对你用自然法则,他就是狮子,那你用其它法则是没有道理可讲的,只能用自然法则回击。”
“他如果用族群法则,愿意牺牲一点个人利益成全你,那这个朋友就是值得交的。”
“至于普遍法则的情景下,不管是公事公办,还是客套圆滑,貌似也只能陪回去。”
“这就是刘润先生在阐述的观点,他认为,我们在生活中总能遇到“巨婴”或者“杠精”,正是因为大家不在同一个法则里进行交流。”
“他不但能解释爱国到底是不是美德,同样的也能简化我们生活中遇到的各种问题。”
其实,齐磊这个不太喜欢方法论的家伙,就是在教大家一个方法,一个看清问题本质的方法。
爱国是不是美德根本不需要讨论,可是不需要讨论,也就不能深究其中的底层逻辑。
了解底层逻辑,才能简化处理问题时的过程,也就没那么累了而且看的更通透。
……

Ps:文中提到两本书,《做个清醒的现代人》这本,老苍不太推荐,读起来需要一定的门槛。
对于有一定辩证能力的读者来说,倒是一本好书。
第二本《底层逻辑》,有兴趣是可以看一看的。而且谁都能看得懂,多多少少会有一些收益。
但是,值得注意的一点是,这本书更偏向于商业思维,不要跑偏了。
同样的,《做个清醒的现代人》也有偏好,更倾向于国民性的解读,以及从政治角度切入问题。
很多人让老苍推荐历史方面的书,这个真不太好说。
我一直觉得,这玩意得有兴趣才行,否则推荐啥都是白废。可是,一直没看到那种可以培养兴趣的好书。
想了很久,分开说吧!
一、如果仅仅只是对历史感兴趣,想浅浅地了解点历史知识典故,那就《趣说中国史》吧!足够了。(皇帝聊天群比较有趣易读)
想更深一点,就是吴晗的《中国历史常识》(重要的历史事件、人物、知识、典故都有,适合碎片时间)
二、看完了上面的两本,还有兴趣,想系统地了解历史进程、朝代更迭概况,可以先看黄仁宇的《中国大历史》。
(有点枯燥,但是非常系统,好书。)
(可以配一本《历史年表》,或者中外历史年表。版本有很多,都行。老苍的是陈会颖的《中外历史对照年表》)
三、如果既想了解历史,还想了解华夏文化东方哲学的底层逻辑,那就冯友兰的《中国哲学史》。
(有门槛,枯燥,但是读懂了受益良多,是可以收藏装叉的。)
四、如果《中国大历史》《中国哲学史》都没能把你劝退,那可能就是真爱了,但老苍依旧不推荐你们看大部头的《二十四史》或者《资治通鉴》。
有条件的买回来装叉吃灰没问题,其它情况就算了。
反正就老苍自己而言,《二十四史》只能当个工具书用,我是没勇气读完的。
还有一个用处就是,和杠精对线的时候,可以掏出官方正史找到哪册哪页哪句话,直接拍对方脸上,贼过瘾!
好吧,老苍干过这种事儿。
至于《资治通鉴》,由于是编年体,事件人物史实都不是连贯的,连当工具书都费劲。
反正买回来好多好多年了,我好像就看了十几页,真没勇气通读。
谁有这个毅力告诉老苍,我拜拜你。
倒还不如《易中天中华史》来的实在,薄薄24册,有看完的希望。(买一年了,至今没翻过)
推荐这套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初读历史,老苍觉得需要一个引路人,就是需要一个提供观点的。哪怕最后你推翻它也行,它能让你看的清晰一些。
五、如果你连全史都看得下去…很不容易了。那么终极推荐——《教员点评二十四史》。这一套下来,你的史观和史识储备至少已经超越99%的人了。
六、如果中国史都不能满足你了,那…有中外历史年表对照就够了。可以再看一看《海洋与文明》、《枪炮、钢铁与细菌》。
七、如果你说不是给自己看,给孩子看。老苍个人观点,啥都不用推荐,他那个年纪还没那个兴趣,来套《十万个为什么》比看什么都强。
这是老苍的启蒙书,我始终认为,我个人对什么知识都好奇,也喜欢问为什么的根源,就在这于此。
以上就是老苍的个人推荐。
老苍还是那句话,“原来是这样”和“原来可以这样”.....
我只是厚着脸皮为你们提供一种可能,而不是绝对。
希望大家都能用包容的心态看待问题。
好了,一号开始,老苍要进入休假模式了,番外的频率不会太高。
拜拜喽!
……

【月票投币口】
【推荐票投币口】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