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掌阅中文 -> 其他小说 -> 机械炼金术士

第五二八章 【美杜莎的蛇发权杖】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苏伦四人就在酒馆角落里默默喝酒。
他们也觉得这一趟来亚特兰城很值,得到了很多关键的情报。
祭祀会在几天之后,等那恶龙再次龙吟提醒,人们才会把财宝和献祭的少女送出海上,供那恶龙享用。
苏伦他们还有充足的时间去做准备。
不过酒馆里得到的情报虽然丰富,但也有限。
底层平民和冒险者是很难获取一些太高端的情报。
就比如那让皇后中了石化诅咒的“海伦”,苏伦一听就觉得其中有猫腻。其中八成是有什么王室丑闻之类的隐情。
但相比酒客们嘴里兴奋谈论的什么“帕尼亚王国第一美女”,苏伦更好奇的是石化诅咒不是蛇发女妖的天赋能力吗,那什么银龙国皇后怎么中了诅咒?
而且,这都是次要的。
重要的是,苏伦已经确定银龙国皇室确实有解除石化的配方。
虽然猜到配方需要的材料肯定很难得,但塔尼母亲的诅咒也有很大解决的希望了。
......
不多时,四人喝了酒,离开了酒馆。
他们打算先去找个住的地方,晚上就待在城里。
然而,刚走出酒馆没多久,洛洛塔突然发现了什么,看了一眼千条,说道:“老师,我们好像被人盯上了。”
塔图一听,微微有些紧张。
对于娜迦族来说,来人类领地被发现了可不是什么好结果,大概率会被抓捕起来奴役售卖。
“哦。”
千条懒洋洋地回应了一声,全然不在意。
苏伦同样面无异色。
其实在之前喝酒的时候就知道被盯上了。
虽然酒馆里的冒险者的打扮都奇奇怪怪,但他们四个人虽然在角落里,还穿着斗篷,这装束细看还是很奇怪。
无论在哪里,都少不了这些想走偏门的地头蛇。
城里的街道都很窄,他们走出酒馆来到一条小巷的时候,已经可以听到有人围堵过来的脚步声了。
苏伦想想,还是没打算横生枝节。
他术士印一掐,身前就出现在了一个空间通道,四人迈了进去。
几乎就是同一时间,刚才那小巷里,七八个贼眉鼠眼的家伙在巷子两头碰了头,
领头那个老鼠须猥琐瘦子看着空无一人的巷子,诧异道:“奇怪了,人怎么不见了?”
......
苏伦四人迈步跨出,再一看已经出现在了几条街道外的另一个无人小巷里了。
亚特兰城的冒险者很多,旅馆也不少。
他们没走几步就看到了一间挂着“魔兽骑士旅馆”招牌的旅馆。
开了一间房,打算临时住一晚。
但却没太想这龙之国的居住环境如此恶劣。
旅馆看上去已经算是城里上等的了,可房间里除了几张木床,其他的配套设备几乎什么都没有。
和鲁英的旅馆立起来,这里简陋得像是马棚。
而且城里的人们似乎没有洗澡的习惯,旅馆并没有独立卫生间。且不说卫生间,连如厕都是用的木桶。
嵌在石头墙壁上的窗户又很小,空气流通很差,这让旅馆里总是飘逸着一股混合怪味。
房间里,四人看着都眉头微皱。
好在旅馆对于苏伦来说就是换个地方冥想,条件差一点也无所谓。
洛洛塔整理好床铺,四人就准备休息。
千条闲得很无趣,来旅馆就是想泡泡澡的,结果完全失望了。
闲坐了没半小时,她就又拿起了刀挂在了腰间。
像是想到了什么神情突然兴致勃**来,这赌瘾少妇转脸对苏伦说道:“苏伦,你们休息吧,我出去转一下。”
苏伦听着也哭笑不得,哪里不清楚她的性子。
而洛洛塔这个弟子也猜到了自己老师要干嘛,问道:“啊...老师您去赌馆的话,听得懂他们说什么吗?”
千条却一脸熟门熟路的表情,挑眉道:“看骰子大小,可不需要听得懂别人说话。”
在船上这段时间可把她憋得慌。
赌博终究需要和陌生人赌才刺激,那种梭哈身家的快感不亚于赌命,这是和熟人赌博再如何都体验不到的。
苏伦也没多说,笑着提醒了一句:“嗯。记得有事儿别先动刀。”
千条如今的实力已经算是顶级一流。语言不通最多惹点麻烦,谈不上什么危险的。
她终究是只有这么点娱乐爱好了。
千条随口回应道:“知道啦。”
塔图问道:“千条小姐,需要我陪您去吗?”
洛洛塔也道:“老师,要我陪你去吗?”
“不用。”
说话的时候,千条就已经哐当关上了房间门。
好不容易有个没认识人的赌场,她可不想有人打扰自己赌博的兴致。
......
千条走后,房间里就安静了下来。
苏伦三人也各自冥想打坐,倒也安闲。
可好景不长,刚午夜的时候,七八个家伙就找到了旅馆门前,鬼鬼祟祟摸了上来。
苏伦随时感知都外放,哪里没认出这几个家伙就是之前在酒馆盯上他们的那伙人。
对于地头蛇能找到他们的住处,他并不意外。
只是看着这些家伙明明都放过他们一次了,还来找死,苏伦表情中也没什么好脸色了。
人到门口,洛洛塔也发现了。
她看了一眼苏伦,似乎再询问是否要动手。
苏伦摇摇头,继续盘膝冥想。
听着屋里没动静,外面的人大概以为他们熟睡了,也以为他们没发现,便悄无声息地拿出了开锁工具打开了房。看上去显然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勾当了。
一伙人闯了进来,房间里的精油灯照出了几张忽明忽暗的人脸。
领头那个鼠须胡猥琐瘦子也微微诧异,这些人居然没睡着?
但他突然一改口,道:“巡防处查房,喂~你们几个是从哪里来的?”
因为没穿戴斗篷,七八个闯入者看着塔图和洛洛塔那娇媚的模样,眼中也浮现了一抹淫邪。
在亚特兰城,没有背景的外人来,可都是待宰的肥羊。
塔图还试图想翻译这句话。
苏伦却摇摇头,没打算啰嗦浪费时间,只澹澹道:“告诉他们,现在离开的房间。否则,死。”
他现在的精神力境界,看一般人根本不需要对话,只是一眼就知道他人目的如何。
那满怀恶意眼神,苏伦哪里不知道这些家伙是存了杀人越货的心思?
之前放过他们一次,现在还来,他也觉得三番两次被人盯上挺麻烦,索性就打算直接解决了这个麻烦。
即便是塔图委婉地翻译出了这句话:“我家先生不喜欢被人打扰,请你们出去,否则我们就会不客气了...”
可就是这委婉的劝说,让几个地头蛇还以为他们好欺负。
便故作是像是被激怒一般,突然抽出了腰间的武器。
那鼠须胡瘦子见苏伦毫无惧色,也猜到可能有些本事。但他毫无惧色,冷笑着搬出了自己的后台:“呵呵,你敢在城里动手?我跟你说,城卫处的副统领是我小舅子,城主大人也是...”
可就是这话还没说完,他们就看着眼前人那个还在床上冥想的男子身形突然溃散开来。
再一看,七八个人没有来得及任何反应,苏伦就已经出现在了他们身后。
昏暗的房间中,诡异的黑光蔓延开来,阴冷恐怖的瞬间气息弥漫开来。
霎时间,寒芒扎背,生机飞逝。
在死神面前,生命脆弱的像是一根稻草。
在生命的最后一刹那,几个地头蛇惊恐地回望,他们惊恐的目光中倒映着一个斗篷镰刀的影子。
诡异黑光一瞬即逝。
对付几个差不多三四阶的强盗,不过一息时间。
苏伦收割了几人的灵魂,甚至没发出任何动静,也没有在房间里留下任何痕迹。
消化了几人的记忆,苏伦恍然,呢喃自语:“原来真是有恃无恐啊...”
他才知道这些家伙不是蠢,而是猖狂惯了。
在这群地头蛇看来,住旅馆的自然不是什么贵族。
如果是冒险者和商人,他们平日也欺压惯了。
毕竟,领头这瘦子和城主还真有些关系,真闹大了背后也有人庇护。
只是万万没想到会遇到外海来的强者。
相比那些裙带关系,在那些记忆中苏伦发现了一点更有趣的情报:这亚特兰的城主竟然姓“罗德里格斯”?
.......
无论什么地方的贵族,似乎没什么区别。
他们喜欢把自己家族的悠远历史时刻挂在嘴边,以示和平民阶层的区别。
所以在刚才剥离的记忆中,苏伦也知道了那巴尔德城主竟然就是曾经龙之国九大王国之一的落魄王族。
一个延续了数年前的古老贵族。
苏伦之所以觉得巧,是因为当初鲁英六大议员之一就有“罗德里格斯家族”。
而且更巧合的是,苏伦当初收割了奥古斯那老怪物的记忆之后,发现这【龙之国海域地图】,才知道鲁英的罗德里格斯家族就是从这边过去的。
“不会就是同一脉吧?”
苏伦脑中闪过了一些思绪,觉得可能性挺大的。
但凡大人物,撞姓氏的可能性极低。
而且,刚才那瘦子灵魂中,苏伦还发现了一些有趣的记忆,那就是城主府里有一个秘密藏宝库。
贵族集权的领主手里会有更多有用的资料和情报。
想到这里,他眸子一转,朝着身边的塔图和洛洛塔说道:“我去一趟城主府。你们在这里等我。”
几个地痞是偷偷来的,死的悄无声息,这旅馆暂时也没什么问题。
即便有问题,也问题不大。
洛洛塔乖巧地应了一声:“好的,苏伦先生。”
“啊...哦。”
看着人要走,一旁的塔图反应了一瞬,这才回神苏伦说话了。
她刚才真的惊呆了。
几个看上去的就图谋不轨的家伙闯进来,本以为会有一场激战,没想这样就悄无声息结束了?
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苏伦出手。
万万没想那个时刻谈吐温雅从容的苏伦先生,竟然宛如死神般恐怖一面。
苏伦笑了笑,空间波动闪过,整个人就已经消失在了房间里。
看着人走了,塔图这才觉得那股与死神相伴的心季消散了,弱弱问道:“洛洛塔小姐,苏伦先生到底多厉害?”
洛洛塔眨眼笑道:“我也说不清。反正超级厉害的啦。”
......
城市里没有路灯,夜晚一片漆黑,少有一些烛光照亮得星星点点。
八个地痞灵魂里没什么有价值的情报,不过关于亚特兰这座城池的大街小巷倒是知道得清清楚楚。
苏伦一路瞬移,很快就来到城中最高处的那座古堡外。
城堡的一切都用高大的城墙和平民区隔绝开来了。
白石墙外爬满了绿色藤蔓,箭塔上有守卫时刻看护城墙。
感知了一下空间结构,虽然有些魔法预警手段,但在苏伦眼里形同虚设,他直接就瞬移了进去。
刚一离开,几头嗅觉灵敏的犬类魔兽就跑了过来,在原地嗅了嗅,没发现什么的,又走了开了。
苏伦没在城堡里乱晃悠,而是直接瞬移出现在了书房。
与平民房舍的简陋不同,书房里装饰极尽奢华,各种金银器物随处可见。
还有那一屋子各种典籍。
贵族即便不学无术,也会在书房里收集各种书籍。
苏伦随便扫了一眼。
因为之前顺便剥离了的龙之国的通用语,一眼就看到了各种典籍。
《魔兽驯养技巧》、《尼古纳亚文明史》、《九大王国》、《罗德里格斯的屠龙勇士故事》...
看到那相同的龙纹贵族纹章,苏伦就已经确定了,这亚特兰城主和鲁英大议员的罗德里格斯同出一源。
那瘦子地痞和城主巴管家的老婆有亲戚关系,虽然靠城主府吃饭,但他也惦记着城堡里的财宝。
所以才从管家那里知道了,这书房里可能藏有是城主大人密室的入口。
书房里到处都有魔法陷阱,原本想找出入口不容易。
但对苏伦的空间能力来说,再容易不过。
他把目光看到了红木桌后的城主油画上。
一个穿着贵族服饰,八字胡,肥头大耳的家伙正是城主巴尔德。
苏伦没去理会那些精妙的报警机关,感知到了后面通道的位置。
问了问肩膀上的黑鸦,鸦大爷表示没什么危险。
苏伦瞬移而入。
再一看,四周是一个向下的幽暗台阶,感知中地下空间还不小。
“居然还有人?”
苏伦感知中地下几十米处有一个挺大的空间,那里有十多个灵魂波动。
原本以为是秘密监狱什么的,但他瞬移过去一看,却发现满目猩红。
这个空间里有一个人骨骷髅堆成的祭坛,猩红的血肉筑成了祭坛的魔法阵纹,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四周的墙壁上凋刻着一个像是地狱恶魔般的怪物形象,密室里明显可觉一股令人恶心作呕的混乱精神力波动。
“邪神祭坛?”
苏伦看着越发眼熟,眉头一皱。
哪里还没明白,这城主竟然暗中信仰某位邪神。
那十多个人正是邪神的祭品,正被悬挂在的石壁上一点点流干血液。而四周堆积的骷髅,不知道这罗德里格斯家族残害了多少平民。
还以为只是一个普通贵族,没想到竟然还藏着这一幕。
不管那家伙信仰邪神图什么,仅仅是献祭人类这种做法,就妥妥是邪神了。
苏伦没着急破坏这阵法,再次瞬移而下。
然后就来到了一堵魔法石门前,看了看石门上魔纹,他一声轻咦:“咦...还有空间禁制?”
石门的禁制规格很高,让人确实看出了曾经王族的底蕴。
苏伦借助【乌洛波洛斯时空圆环】的空间之力直接瞬移了过去。
再一看,入目一片金银璀璨。
“这么富有的?”
苏伦看着那堆积成小山的金银财宝,略微有些意外,也对亚特兰城这个只有十几万人城池的领主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这里的财宝,怕是把整座城池卖掉十次都值不了这么多钱。
不过苏伦对那些普通的金银财宝没什么太大的兴趣,他转眼去看了看那些特殊物品。
普通的金银财物蒸煮玛瑙就堆积在了地上,大概几十箱。
而密室里还有一些木架子,上面摆放着一些高级魔核、宝石、斗气秘法、骑士呼吸法、武技,等等明显更值钱的东西。
而苏伦一眼,却看到了的一个放置在最显眼位置上的长条形封印盒子。
盒子约莫一米二,上面有着密集像是鎏金工艺的符文。恶
苏伦看到大感意外,心道:“这是...神级封印?”
盒子上的封印非常高级,而且明显是炼金体系的封印术式,而非魔法。
这龙之国还有炼金体系?
鉴定一看,显示出了名字。
【封印的王权宝盒】
详解:曾经龙之国九大王国王权的象征的宝盒;九阶血魔咒纹封印,只有罗德里格斯家族的鲜血才能打开它。
“血魔咒纹?”
苏伦心中呢喃了一句。
就他所了解的这个体系的封印符文,通常都是用来封印一些非常危险的东西。
一个象征王权的宝盒,用得着这种规格的封印?
看着这盒子,他立刻就猜到这里面八成是什么不得了的宝物。
而看着这盒子无数年都没有被打开的“锈蚀魔纹”,苏伦又疑惑了。这和他之前在灵敦得到的那个龙语魔法盒子一样,至少几百年没被人打开了。
可既然城主是罗德里格斯家族的人,为什么不打开它?
是打不开?还是不能打开?
苏伦心中满是疑惑。
但罗德里格斯家族的血脉是开启封印的血媒...自己手里不正好有奥古斯的尸体?
苏伦想着试试,万一有什么变故,这秘密宝库就是最好的地方。
念头一起,他直接拿出了奥古斯的尸体,用鲜血涂抹在了盒子上。
再一看,整个盒子的魔纹都亮了起来。
顺利的超乎想象。
盒子打开了一条缝隙,仿佛什么非常凶险的物品要现世,一股神秘气息扑面而来。
苏伦神经高度紧绷,都有时刻准备瞬移跑路的打算了,但肩膀上的鸦大爷一直都很平静。
他就一直耐性看着。
然而预想的糟糕局面没有出现,盒子顺利就打开了。
里面竟然是一柄黄金凋刻的蛇杖。
长蛇栩栩如生,片片鳞甲都清晰可见。
明明不长的一根权杖,却流露出了一种“圣神”、“威严”、“至高无上”...甚至还有一丝丝危险的气息。
苏伦觉得这是自己见过最精美的黄金凋刻品。
再一鉴定,竟然还是一件传奇诅咒物!
【美杜莎的蛇发权杖】
品阶:传奇
描述:大地的诅咒,这是神明的力量;
诅咒特性:蓄积大地之力(9999/9999),使用该蛇杖可激活‘石化诅咒’,使不高于物品法则本身的一切生灵陷入石化;未掌握等阶大地法则的人使用,会受到诅咒反噬石化自身;
详解:曾经一位大炼金术士马丁·德·里奥斩杀了一头神阶蛇发女妖,把它的蛇发炼制成了九柄王权蛇杖,交给了人类九大王国的国王;蛇杖象征权力,也象征着力量,让人类拥有了对抗巨龙的力量;释放所有蓄能,大概率能石化八阶巨龙;
“能石化八阶巨龙?这么强?”
苏伦看着目光一下就直了,心头血液都隐隐激动了起来:“好宝贝啊!”
这蛇杖因为几百年没用过了,能量正好是满的。
至于诅咒反噬这东西别人怕,活尸可半点不怕。
苏伦看到这蛇杖,立刻看到了自己又有了超级攻击手段。
他也没想,随便来逛逛,居然偶遇了这么一件至宝。
既然是邪神信徒,也没什么好客气的。
原本只是想来看看是否能找到石化药剂情报的,现在看来,得当一回盗贼了。
.......
但就是开箱子刚才那一瞬,肩膀上的鸦大爷却“嘎”的一声,提醒有危险。
苏伦立刻意识到这危险不是来自权杖,也不是来自什么守卫,而是冥冥之中被什么东西注视到了。
“奇怪...难道是被什么和这权杖有关的伪神注意到了?”
苏伦心中猜测。
他赶紧将权杖丢入了小虚空界,那种感觉立刻就消失了。
趁着没人发现,苏伦快速将整个宝库的财宝也顺守给搬空了。
然后上去之后,把十多个祭品救下,把邪神祭坛摧毁,顺便把那收集力量的石碑丢给潘多拉当了养料。
再一路出去,把书房的所有典籍都搜刮一空,这才又放了一把火,彻底毁灭痕迹。
等城主府里喧嚣起来救火的时候,苏伦已经瞬移回了旅馆,像是从未离开过一般。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