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掌阅中文 -> 武侠仙侠 -> 一万种清除玩家的方法

235 死亡是最奢侈的事情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不悲蠢蠢欲动的手陡然停住。
什么意思?
钓鱼?
但如果是钓鱼,明明白白的告诉他,他还怎么会上当?
可如果是担心他出手,为什么要对沧溟剑仙百般折磨,他分明早就能把沧溟剑仙拿下了,林白在等什么?
说这番话,是怕他不会出手,故意卖个破绽,然后诱导他出手?
所以说。
沧溟剑仙不是诱饵,这一番话才是真正的诱饵?
好玲珑的心思!
到底那句话才是真的?
在尘世间游历数百载,不悲经历过许多事,现在,他却看不透林白了。
仰头看着天上的林白和沧溟剑仙,不悲犹豫再三,终究没有出手,为救一个不相干的人,把自己置于险地,殊为不智。
……
【来自不悲的怨念;+1+1+1】
一排排刷屏的情绪中,不悲的情绪一闪而过,林白心神一凛,嚯,这货还真在现场……
化神期第一人,不管其中有多大的水分,肯定有过人之处,拿下他肯定比沧溟剑仙合适,可沧溟剑仙已经快要攻略完成了啊!
唉!
这些修行界有名的大老一个个都躲在暗处,不要脸的搞偷袭,也是够了!
不讲武德。
预防万一,林白提前准备好了红线,只要他敢出手,他不介意给李真人多找个伴……
爱情之箭可以预防,月老的红绳防不胜防。
“沧溟老狗,看到了吗?没人会帮你,我早就说过了,现在的修行界已经从根上烂掉了。害怕新生事物干扰到他们的利益,不问青红皂白下了劳什子的正邪追杀令,这样一群自私自利的家伙统治着修行界,你以为他们培养出来的人会有多高尚?你这般凄惨,他们救你没有任何好处,反而会将自己置于险地,躲在暗处,任由你被我折磨,继而观测到更多我的手段,将来对付我,便更有把握,这样才符合他们的利益啊!”
林白嘲讽的笑着。以最大的恶意中伤暗处的不悲,蹂躏沧溟剑仙已经千疮百孔的小心脏。
沧溟剑仙脸色煞白。
不悲额头青筋直跳,硬生生忍住了想要出手的心思,林白越张狂,越证明这是个陷阱,他一旦被激将出去,就上了林白的恶当。
“沧溟道兄,何必为这样一个肮脏的世界卖命?”林白怜悯的看着沧溟剑仙,“看看我正义联盟的理念,公平,公正,公开,所做的一切都是为天下苍生服务。我们所拥有的一切都是靠自己的努力得来的,不用看任何人的脸色,不靠这宗那派的奖赏,干干净净。加入我正义联盟,才能真正实现自我价值啊!”
我呸!
所有被迫加入正义联盟的人们齐齐在心中啐了一口,你的确是靠自己的努力得来的,你无时无刻不再努力抢我们的东西啊!
你怎么有脸说出这么一番话来的?
“你到底在坚持什么呢?”林白铁了心要在沧溟剑仙身上完成卡片系统的任务,苦口婆心的道,“坚持的越久,你心中的失望就会越深。还会遭受更多的折磨,被呜禽在身上拉屎,被我用爱情之箭为你强行拉郎配,驭兽斋有各种各样的珍禽异兽,你希望自己的爱人是莽撞的棕熊,还是浑身散发着恶臭的野猪?最可怕的是,遭受完这一圈折磨,最后还要被我收进卡片?”
“邪魔!”沧溟剑仙的嘴唇都在颤抖,“我不会如你所愿的。”
“我知道你有一千种方法自杀,但只要你不是瞬间死亡,我就有五成的机会把你收进卡片之中,你想不想赌一下?”林白一眼看穿了沧溟剑仙的心思,他手上转动着一张空白的金色卡片,“赌赢了,你神魂俱灭。赌输了,你被我收进卡片,从此所有的脏活累活都由你来做。相信你也能看得出来,我对待敌人从不心软。”
我特么就没好下场了,是吧!
沧溟剑仙怒瞪林白。
“一边是心甘情愿被我收进卡片,和徒子徒孙共享天伦之乐;偶尔出来战斗一下,可以和老朋友聊天叙旧,将来我得证天道,身边人鸡犬升天,你或许能重获自由,或者被我封个神智什么的;一边是遭受了百般折磨和屈辱后,死亡是最好的结果,说不定还要被我的《正义周刊》抹黑一番,被世人所耻笑……”林白循循善诱,一张嘴舌灿莲花,一步步把沧溟剑仙逼到了悬崖的边缘。
“够了!”沧溟剑仙怒喝。
“不够。沧溟道兄,想想你数百年的辛苦修行,难道就为了这绚烂的一死吗?们心自问,值吗?配吗?”林白悲悯的看着他,字字如刀,往他的心口上勐戳。
“……”沧溟剑仙眼睛里的死志慢慢的退却。
“退一步讲,你不愿意过我描述的美好生活。留在正义联盟,看我折磨别人,不同样是一种乐趣?”林白笑了,笑的像是一个魔鬼,“再退一步,做了我的傀儡,也可以像道虚一样,没事在战场上坏坏我的心情,万一那一天可以看到我对付不了的强敌,看我的狼狈之像,或者亲眼见证我的死亡,难道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吗?”
沧溟剑仙愣住,傻傻的看着林白,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道虚真人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完了,沧溟剑仙彻底翻不了身了。
高空之上。
龙林口干舌燥,忽然觉得投降是个愚蠢的主意,堂堂沧溟剑仙被他逼到了这个份上,他把化形丹的丹方泄漏出去,指不定会被林白折磨成什么样子呢?
化形丹归了驭兽宗,他却要遭受林白无休止无下限的折磨,用自己的悲惨换驭兽宗的崛起,值吗?
不悲道人抬头看着天上的林白,心中冰凉一片,未达目的不择手段,邪魔,妥妥的邪魔在世,无疑了,若留着他,必定祸乱天下!
可是?
自己能拿下他吗?
哪怕在灵界缝隙被困十年,依旧道心坚定的不悲,这一刻,面对修为明显不如他的林白,第一次产生了恐慌和迟疑……
他胆怯了!
……
天剑宗师兄的脸前所未有的慎重,他眯起了眼睛看着林白,再不复轻佻之意。
小师弟握着剑的手在不住的颤抖,他的额头汗如雨下,颤声道:“师兄,我怕是无法对林白出剑了?他太可怕了,我不想落得和沧溟剑仙一样的下场,你说的没错,万年以来,唯一能被正邪诛杀令通缉的人不是那么好相与的,他不是人,他就是个魔鬼……”
“剑十九。”师兄回头看了他一眼,呵道,“剑心清明。不要被他的言语所蛊惑。是人就有破绽,只要寻到他的破绽,他便不堪一击。林白走的乃是邪道,你要坚信,邪不胜正。”
“可在他的口中,我们正七宗才是自私自利之徒。”师弟的童孔之中彷佛失去了焦距,茫然道,“我们眼睁睁看着沧溟剑仙受难,去都没有出手,我们没有,不悲没有,林白是邪魔,我们真的正吗?习剑之人,若不能一往无前,又怎么可能窥破剑道……”
师兄脸色骤变,大骇道:“师弟,快快醒来,你走火入魔了!”
“师兄,我想不通啊!”
噗!
一口鲜血从师弟的口中喷出,他仰面便从空中栽了下去。
师兄见状,顾不得隐匿身形,一把托住了坠落的小师弟,周身化作了剑光,撞开了正义联盟的人,向远处遁去。
正义联盟的人都在向上追赶林白,措不及防,眨眼就被他冲出了包围圈。
林白看到逃出圈的剑光,微微皱眉。
不悲?
虽然奔月针对单独的目标不能使用,但他仍下意识的对着遁走的剑光使用了技能。
奔月一出。
天剑宗的师兄弟被强行分开。
昏迷的师弟如流星般向大地坠落。
身不由己奔月的师兄则如一道迅疾的箭冲向了天空。
早有正义联盟的人追过去那边察看情况。
亲自体验,才知道奔月的恐怖,师兄用尽了办法也无法改变身体的形状,心中大骇,运足了功力,嗖的一声便冲到奔月顶峰。
饶是如此。
突兀间出现在他身边铁匠六件套,仍把他视若生命的宝剑给砸报废了,身上护体的法衣更是被铁匠的锤子砸成了普通衣服。
林白对敌人从不客气,下手能有多快,就有多快。
也就是对方距离太远,爱情之箭射出去后不好控制,辨别不明对方身份的情况下,冒然师兄月老红线得不偿失。
毕竟。
他的手头只有四根红线,后来月老系统奖励的都是技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新的红线任务。
所以。
这几根红线要用在关键的地方,不能随意给一个无名小卒使用。
毕竟,那家伙有把握拿下自己,就不会逃走了。
林白又不能放着即将完成的任务,去追一个不明身份的家伙,万一是调虎离山之计呢?
他虽然激进,去从不贪功。
殊不知。
师弟丢了,法宝也被毁了,天剑宗师兄的心态差点也崩了。
毕竟,整场仗下来,他连面都没露,不过探了探虚实,就这么大损失。
太特么冤了!
林白的法则之道太邪性……
奔月到头的一瞬间,师兄也没胆子下去去捞师弟了。
不过,他仍不甘心的威胁道:“林白,你若敢动我师弟半根毫毛,天剑宗必定将你碎尸万段。”
说完。
生怕林白再给他来一招奔月,法宝被毁的师兄丢下一句狠话,以身化剑,如一道流星划过天际,刹那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
“原来是天剑宗,藏头露尾,正七宗也就是这些货色了,难道我不动你师弟,天剑宗就放过我了吗?”林白不屑的笑了一声,收回了铁匠六件套,看向了沧溟剑仙,“道兄,原来不止不悲呢,天剑宗也藏在暗处,可没有人肯出来救你呢,你对这样的正七宗还抱有幻想吗?”
天剑宗师兄弟突然出现,又逃走,成了压垮沧溟剑仙最后一根稻草。
毕竟。
朝元剑派是天剑宗的下属门派,不悲不救他情有可原,可天剑宗是自己人啊!
他看着林白,被迫出来的笑容之中带着无尽的嘲讽:“罢了,你封印了我吧!天地之间的确尽是些无耻之徒,该用霹雳手段洗涤一番,我累了,来吧!我不会反抗的……”
【来自沧溟剑仙的绝望;+1+1+1】
林白挥手间丢出了卡片,微笑道:“安心,不会让你失望的,我承诺的条款依旧有效!”
金光闪烁。
沧溟剑仙轻而易举的被收进了卡片之中。
看到这一幕。
不悲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心中一片落寞,再不敢轻举妄动,天剑宗师兄弟的下场他看在了眼里,这个时候,天时地利人和尽在林白的正义联盟,他若露面,和自投罗网有什么区别?
不悲对天剑宗师兄弟尽是埋怨,方才若他们联手,林白的话术再高明,又怎么可能同时应对他们四人?
果真如林白所说,正七宗上下皆是自私自利之徒吗?
想想也是,能被正邪诛杀令调动的,谁不是奔着那丰厚的奖励去的。
可悲啊!
……
【在战斗中封印对手(已完成);奖励:五张金色卡片(已发放)】
【卡师拥有无尽可能,当手中的卡片无法封印敌人之时,卡师便要束手就擒吗?请在战斗中封印敌人的招式;奖励:5张银色卡片,10张空白卡片】
【赢得当前战争的胜利(已完成)(百战百胜成就1%);奖励:身体强度增加一倍(已发放)】
【再接再厉,发动一场规模更大的战争;奖励:力量翻倍】
沧溟剑仙被收入卡片的一瞬间,脑海里传开了一连串的任务提示,证明这一场战斗已然结束。
驭兽斋应该翻不起什么幺蛾子了。
林白松了口气,往嘴里丢了一颗精神果实,缓解刚才的疲乏,在战斗中封印对手真不是人干的活,远不如把人打死封印方便,以后除非卡片特别多,否则再也不这么玩儿了。
不过。
林白不知道的是,他百般折磨沧溟剑仙的行为,震慑住了天上地下的所有人。
毕竟。
把濒死的人封进卡片,和强行以摧毁人心的方式让人自动被封印,效果完全不一样。
他摧毁的不只是沧溟剑仙的道心。
驭兽斋的人瑟瑟发抖,连一丁点儿反抗的心思都没有了,甚至于龙林,早熄了什么骗取化形丹丹方的心思。
他忽然间觉得真投降正义联盟,貌似也不错,日后林白失败,宗门问起来,大不了说没骗到丹方就是了。
至于正义联盟的人,心中更是五味杂陈,对自家盟主有了新的认知,原来盟主真的不需要他们上阵啊!
可是,发挥不了作用,长期占盟主的便宜,真的好么?
沧溟剑仙,不悲和天剑宗的人全都混进了他们的队伍,而他们却毫无所觉,难道不是他们的失职吗?
辛尚等人面面相觑,各自警醒自身,也许,是时候做出改变了!
正义联盟的成员绝对不能沦为打杂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