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掌阅中文 -> 都市言情 -> 重生八零:我有一个人生成长系统

第四百一十八章 千钧一发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廖辉没想到陈意珊真的敢从阳台上跳下,吓得面无人色,冲到阳台前也只来得及看一眼陈意珊掉落的身形。
随后赶来的沉驰和陈建民,正好看到这一幕二人也是心头一紧,尤其是陈建民更是发了一声惊恐的怒吼:“意珊!”
陈建的这声吼叫令沉驰顿时回神,来不及细想,更顾不得惊世骇俗隐藏自己,只见沉驰用尽全力,鹿奔技能用到极限,身形竟跑出一道残影,宛若轻烟般朝着陈意珊掉落的地方急奔而去。
在陈意珊落地的最后一刻,沉驰一个飞身扑上,他一纵四五米的距离直把一旁的沉芳和陈建民看呆了,都忘了担心生死悬于一线的陈意珊了。
沉驰最后的纵身一跃,终将差一点就要摔落地面的陈意珊给抱住了,顺势一个凌空翻身背朝地面。
刚将身子调整好轰的一声就重重的砸落地成。
沉驰只觉胸口一阵刺痛,眼晴似有千道重影。冒
陈意珊同样摔得眼冒金星,只是有沉驰势在她身下给她当肉垫她倒是并无大碍。
只是沉驰这一下却摔惨了,大部分力道都转嫁到他的身上了,五脏六腑受此撞击都好似错位了一般,嘴角更是溢出一丝血渍来。
意识越来越模湖,最后双目一闭晕死了过去。
陈意珊本以为自己这次死定了,没想到紧要关头只觉得身子一紧,好似被谁抱在了怀中,还不等她回过神来一股巨大的反冲力量直将她震得七荤八素,等到最后缓过神来,只见自己正趴沉驰身上,被他紧紧的抱在怀中。
更让她触目惊心的是沉驰此时双目紧闭,嘴角可怕有溢出一丝血渍。
陈意珊挣扎着从沉驰身上爬起,口中惊呼道:“沉驰!沉驰!”
随后跑过来的沉芳和陈建民见陈意珊没事,来不及松口气,当看到躺在地上人事不省的沉驰时,沉芳发出一声凄厉惊叫:“小驰!”
叫罢,就要去把沉驰从地上扶起来。
陈建民深知沉驰受到撞击,还不知伤没伤到内脏,此时不能轻易移动,于是赶紧将沉芳拦住了:“别动沉驰,快打电话叫救护车!”
沉芳这才哆哆嗦嗦的从兜里拿出手机打了120。
在阳台上的廖辉神色慌乱的看着陈建民他们,陈建民目光冷冷的回视了过去。
廖辉被陈建民目光中的冷厉所慑,赶紧回到了房中。
因为陈意珊先前已拨打过110,所以民警先赶了过来,陈意珊主动上前说明了自己的报警原因,然后带着民警去了廖辉家,很快廖辉被带了下来,并被民警带走。
约莫过了一刻钟,救护车也来了,在医护人员小心的搬动下,终将沉驰挪到了车上,一行人又急急跟着上了救护车。
到了医院,经过一番紧急的检查沉驰的情况竟十分的危急,肝脏受到极重的损伤,沉驰一下子就被收进了重症室。
沉芳一下子急得失了神,口中不住的懊恼道:“都怪我,不该听信陌生人的话,否则小驰也不会出这事。”
陈意珊深知只有千日作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邓雅欣他们既然起了畜意谋害之心,怎么着都会找到空子的,这事严格来说其实也怪不得沉芳。
“芳芳姐你放心吧,沉驰一定会没事的。”陈意珊安慰着沉芳道。
可她话才刚说出口,立时有医生过来面色凝重的朝他们说道:“病人摔得很严重,内脏受损严重,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你们做好心理准备。”
沉芳一听当即吓得双腿一软,直往地上瘫去。
陈意珊一把扶住了她,此时她心中也是一阵酸楚。
“医生,你们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将人抢救过来。”陈建民倒还镇静,向医生哀求道。
“我们会尽力的。”那医生说罢立即组织手人对沉驰实施抢救了。
沉芳被陈意珊扶着坐到走道旁的坐椅上,哭得梨花带泪的,陈意珊想到沉驰如今的情况,也是跟着默默垂泪。
又在这时,派出所也向陈意珊打来了电话,让她和沉芳过去做笔录了解情况。
陈建民见二人留在这非但于事无补,自己也被她们哭得心慌意乱的,便借此机会将二人支走:“小珊,你带着芳姐去做笔录吧,这里有我。”
陈意珊点了点头扶着沉芳道:“芳姐,我们去派出所。”
谁知沉芳一个劲的哭道:“我就守在这里,哪也不去!”
陈建民有心劝解,却不知如何开口,还是陈意珊有办法,只听她朝沉芳说道:“芳芳姐,你难道不想给沉驰报仇么?你忘了是谁把沉驰害成这样的?”
沉芳一听,当即停止了哭泣,双目好似要喷出火来。
勐地站起,沉芳目光坚定的道:“你说得对,我不能让罪魁祸首逍遥法外,我们这就去派出所!”
说着向陈建民道:“陈叔,这里就麻烦你了。”
“你放心吧,小驰也是为了救我家小珊才这样的,于情于理我都会尽心尽力的。”陈建民向沉芳安慰道。
谁知他一安慰沉芳脸色又暗然下来,因为陈意珊也正是为了救她才遇险。
一旁陈意珊看出沉芳脸色不对,赶紧催着她跟自己一起离,省得又节外生枝。
等到沉芳和陈意珊二人走后,陈建民想了想还是掏出手机除了给自己的助理打了个电话外,也给沉长林打去了电话。
医生说沉驰的情况十分危急,万一沉驰有个什么意外他也承担不起这后果,所以还是给沉驰父母打了个电话。
在电话中简单的把沉驰的情况说了一下,沉长林面色大变,跌跌撞撞的就要去开车,王虎的母亲侯月娥见状,赶紧向王虎道:“虎子你去开车吧,你沉叔这个样子可不能开车。”
王虎点了点头赶紧跟着去了停车场。
侯月娥的病情在沉驰的精心治疗下终于算是稳定了,如今也在庄子里帮工,王虎一家如今沉驰可是无比的感激,听说他出了事都很是着急。
沉长林接电话的时候桂淑珍也在场,听说儿子进了重症室,一下子慌了手脚,边哭边跟着沉长林身后往山庄而去。
经她这么一哭胡氏也知道了,然后是沉驰的小姑姑沉春枝。
沉春枝更是给姐姐沉爱枝打去了电话。
一时间沉驰家里可谓是乱成一锅粥。
不光是沉驰家里,就连疗养院里,陈文选得知沉驰生命垂危也是大吃一惊,再经他一传整个疗养院的人都知道了,于是大家也都急急忙忙叫车的叫车,打电话的打电话,直往医院赶去。
此时正在学校的刘禹哲他们在中午放学后,发现沉芳竟然不见了,一打听下才知道她被人叫出去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不光如此,就连陈意珊也跟着招呼也没打就走了。
几人好奇之下给沉芳打去了电话,却见她在电话那头抽泣哽咽,听了好半天才明白沉驰竟然进了重症室了。
四人连假都来不及请直接匆忙赶向山庄。
好不容易等他们气喘嘘嘘的跑回,发现山庄里人走了大半,除了请的那些工人主事的一个不见。
庄子里如今连个会开车的都没有,几人暗骂一声,再次往镇上赶去。
张聪边跑边抱怨道:“早让你们去考驾照的,不然我们现在也不会这么狼狈。”
杨铭也是一脸郁闷的反驳道:“你这么有先见之明怎么不见你去考。”
“你以为我不考么?我特么明天就去!”张聪喘着粗气道。
“好了你们快点,不然赶不上中午的公交了。”刘禹哲催促着众人道。
刘禹哲一行四人跑到镇上,上了去县城的公交,一路焦急的到了县城,又赶紧转车往市医院赶去。
沉长林、桂淑珍、胡氏、还有沉春枝等人赶到医院的时候,沉驰还在做手术。
他垫在陈意珊身下,受重力撞击,肋骨不断骨折,有两根还刺进了肝脏,情况很是危急。
沉长林见早上还好好的儿子,转眼间就命悬一线,忙向陈建民询问了原因。
陈建民其实对情事的经过也不是很清楚,刚说完正好这时沉芳和陈意珊做完笔录又匆匆忙忙赶到医院。
见到爸妈忍不住又哭了起来,沉长林忙向女儿询问了事情经过。
沉芳便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她刚说一半,陈文选、贺其峰等人也到了,见沉长林他们呆在手术室门口,忙问发生了什么事。
沉芳将刚才未说完的话说了,她心神慌乱,话说得断断续续,陈意珊不时的从旁补充着。
贺其峰和蒋宏图等人都是爆脾气,听了沉芳和陈意珊的的话后当即怒道:“岂有此理,光天化日之下竟有这种事情发生,那个邓雅欣和廖辉之流抓了没有?”
廖辉已经收押了,现在邓雅欣还没捉拿归桉。
贺其峰和蒋宏图二人对视一眼,当即走到一旁给陈时政打去了电话。
陈文选则是阴沉着脸站在一旁,自己孙女差点被人给害了,要不是沉驰拼死相救此刻躺在手术室的就是自己孙女了。
当即也是走到一旁掏出了手机:“喂,给我接市长办公室……”
陈文选虽然只是个大学教授,但他一身教书育人,桃李遍天下,真要动用起关系来只怕也不比贺其峰他们弱。
等贺其峰、陈文选他们打完电话,这时手术室的门突然开了,沉长林、胡氏他们迫不及待的围了上去。
沉长林更是急声问道:“医生,我儿子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情况非常危急,再过十二个小时若是苏醒不过来只怕就再也醒不过来了。”那医生说罢又急急忙忙的又走了。
沉长林听得惊恐交加,桂淑珍和胡氏更是经不过打击一声惨呼,两人齐齐晕倒在手术室前。
众人手忙脚乱的上前将二人扶到一旁的坐椅上,叫了护士前来施救。
好在二人只是急火攻心,并无什么大碍,不一会就幽幽转眼,醒来的二人不停的哀求着身旁的医护人员一定要救活沉驰。
沉驰现在的情况确实很危急,眼见生命力不停的流失,当触发到临界点时系统突然启动了应急程序:【检测到宿主生命力接近警戒点,激活系统自救程序,消耗灵气一亿点对当前身体伤势进行修复……】
应急程序启动的那一刻,沉驰的心跳突然停止,生命特征无限接近于无。
此时手术室中大乱,负责监管仪器的医护人员当即急声叫道:“不好,病人的生命特征已消失!”
“快采用电击!”
一阵抢救之后,发现沉驰的生命特征并没有恢复,众人这才死心的停止了抢救,手术门打开,几名医护人员神情疲惫的走了出来。
“医生,我孙子怎么样?”
“医生,我儿子怎么样?”
胡氏和桂淑珍异口同声的问道。
负责抢救的医生满是歉意的开口道:“实在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全力对病人实施抢救了。”
家属最怕的就是医生的道歉,胡氏和桂淑珍一听两人眼睛一黑,再次同时晕了过去。
此时就算是坚强的沉长林,也不禁两眼通红,双腿一软直往地上跪去。
沉芳则是脑中一片空白,整个人陷入痴呆当中。
陈意珊心中五味杂陈,沉驰是她在少女时代情窦初开时就喜欢的对象,如今她的这份爱恋还没修成正果却收到这样一个消息,心中酸楚更甚,终于也忍不住抱着沉芳痛哭起来。
一旁的陈建民见沉长林一家都已经陷入到了绝望的悲痛当中,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去安慰他们,心中更是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沉驰竟然就这样英年早逝了。
此时手术室中,正准备收仪器的医生突然看到沉驰的心电仪上突然出现了一丝小小的波动,正要取下沉驰身上贴片的手顿时一顿。
以为自己看错了,眼睛死死盯着屏幕。
果然,过了近一分钟,沉驰的心电图上又出现了一丝波动。
那名医生一脸惊喜的叫道:“病人的心电图出现了波动,似乎生命特征正在恢复。”
都已经出了手术室的主治医生听到叫声,当即又快速转身进了手术室。
不一会就听那名主治医生的话从手术室传来:“病人心跳正在恢复,手术继续进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